排行榜
| | 注册 |
播放记录

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情色 > 玫瑰刀第三部完结

2020-06-29 03:41:23



《玫瑰刀》

发言人∶刺客

玫瑰刀第二部魔头 神捕的较量(九)

冷雪身体软下来,娇慵无力地靠在丽儿身上。

“不要了……丽儿求求你不要了……”在这样衣冠楚楚一脸正气的男人面前, 冷雪感到分外难堪。

在这样的男人面前能主动淫荡起来的女人才是真正的、毫无廉耻的荡妇。

冷雪天生就不是那样的女人,肉体虽然已经被改变得非常淫荡,意识里却始终 保持着羞涩的成分。

“什么不要……别忘了咱们两人一起的时候你就是我的哟……来,雪奴姐姐, 自己把衣服解开……”丽儿在她耳边吹着热气说,一边把她的手拉到衣服的纽袢上。

“不要……”冷雪白皙的手指放在纽袢上没有动作,无力地摇着头,哀求地看 着丽儿。

“雪奴乖……瞧下面都湿成什么样了……快哦!……忘了我是怎样让你快活的 ?……”插在秘穴里的手指加快了动作。

“哦……”冷雪深深地叹息了一声,不自觉地扭动着屁股,像做梦一样慢慢解 开衣襟丽儿很温柔地剥去她的白纱上衣。

冷雪不但没有反抗,还很顺从地把双臂放到后面使衣服更容易脱掉。

白纱上衣像一片凋零的花瓣飘落在猩红的地毯上。

冷雪凝脂般的肩头和雪藕般的双臂赤裸着暴露出来,在暗色的背景下仿佛发着 淡淡的萤光。

膝盖下面的亵裤早就滑落到了脚腕上。

半裸的美人使慕容别情的眼光变得灼热。

冷雪甚至觉得被他盯着的身体在发烧,脸仿佛也在发烧。

她低下头去,双臂不胜羞涩地抱在一起,垂下的长发遮住了半边脸颊。

然后身体就被掉转过来,被丽儿面对面地搂住。

丽儿扬头将小嘴贴到她的嘴上,把小巧的舌头送进她的口中。

两人的舌头温温软软地卷扫在一起,冷雪的手不自觉地抱住了丽儿。

扮演男人的丽儿用力搂紧她的身体,一只手从肚兜下面伸进去抓住乳房揉搓起 来,并把她的身体向慕容别情坐的方向推了推。

冷雪距离他只有咫尺之遥。

赤裸的脊背和纱裙下若隐若现的臀部就在慕容别情的眼前。

手可得。这个美丽的肉体 手可得。

慕容别情这样想着,感到自己这个官没有白做。每次玩弄美丽女子的时候,他 都有这样的感觉。

他仔细打量雪白的脊背。

两条细细的红绒线绕在粉嫩细长的脖颈和纤细的腰肢上,挂住前面的肚兜。腰 间的绒线还打了一个玲珑的结。

仿佛美女是被这两条细线所缚。

慕容别情感到莫名的兴奋……如果用这两条线捆住她,她一定挣脱不开……

他甚至已经可以看清肌肤上每一根细细的汗毛。

光滑而白皙的脊背因为出汗,在烛光下泛出淡淡的油光。

肌肤下面的肌肉随着搂抱的动作时隐时现。

纱裙下面赤裸的屁股同样隐约可见,满的臀峰和沟壑仿佛在炫耀女人柔韧的 活力和肉感。

像所有男人一样,现在慕容别情最想看的就是纱裙内的风景。

丽儿仿佛知道他的想法,趁冷雪不注意的时候撩起了她的纱裙。

“啊……”冷雪轻呼一声,意识到自己的屁股已经完全暴露,经过这些天男人 们不断的奸淫和丽儿的玩弄,她的臀部像成熟妇人般浑圆腴起来,有时自己对着 镜子都会不好意思。

“雪奴最喜欢光着屁股扭给人看了,是吗?……”丽儿用情人般的声调在她耳 边挑逗。

“不是……不……哦……”在丽儿的挑逗下,她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雪白腴的屁股在慕容别情的眼前淫靡地蠕动,连肛门也被他看得清清楚楚。 粉红色菊花般的肛门随着臀肌的动作而收张。

慕容别情一定在盯着看……冷雪意识到这一点,因为羞涩而有了轻微的反抗。

“丽儿不……不要……”她的声音仿佛在喘息,又用手无力地去推丽儿。

每次被丽儿玩弄,这样的过程都要重复许多次,也不知被她嘲笑了多少次。

丽儿的手毫不犹豫地伸向冷雪的屁股。

白嫩的小手在同样雪白的屁股上用力猥亵地揉搓,有时还抓住臀肉用力捏住, 放开时雪白的屁股上就会留下纷红色的指痕。

冷雪有些不甘心地扭动屁股,一只手反到背后抓住丽儿的手腕。

为了使她屈服,丽儿揉搓乳房的手加重了力量,又去舔她耳垂儿。

放在屁股上的那只手紧压在屁股沟上,一边用力按压一边向股间移动,最终将 手指伸进了潮湿的秘穴。

她所有的动作都是同时的,节奏相同的。

“啊……”三个地方的强烈刺激使冷雪浑身一软,身体几乎失去平衡,急忙用 双手抱住丽儿。

丽儿持续着进攻。

“啊……啊……啊……”每一次丽儿三处同时用力,都像是眩晕的波浪冲击冷 雪的大脑,使她尖叫一声,身体瘫软一下,然后又被丽儿用力搂着屁股站直。

随着丽儿的按压,冷雪腴的屁股渐渐开始有节奏地翕动起来,圆圆的臀峰一 张一合地仿佛在夹弄丽儿放在中间的手。

几滴浑浊的液体从大腿根上像汗珠一样过大腿内侧,在雪白的肌肤上留下几 道闪光的痕迹。

冷雪几次挣扎着想用手推开丽儿,可是只要她一反抗,丽儿马上就加重玩弄的 力量,于是好不容易才提起的力量就像皮球泄气一般无影无踪。

在丽儿的揉搓下,冷雪的身体异常柔软地起伏蠕动,头向后仰去。

丽儿又趁机吻住美丽的脖颈。

“啊……”冷雪早就抑制不住地呻吟起来……

“怎么不反抗了?我早就说了,你是最贱的女人……在我手里你是逃不掉的… …小贱货……” 信冷雪已经失去反抗能力后,丽儿语调变得冷冰冰地,仿佛污辱 冷雪可使她心情愉快。

在跟邪道相处的日子里,她觉得自己怎么都不如冷雪受宠,所以邪道让她玩弄 冷雪的时候,她每一次都特别兴奋,用尽办法污辱她。

已经神志不清的冷雪被污辱的言辞刺激得更加兴奋。

慕容别情露出饶有兴致的目光看着丽儿熟练地玩弄比她高半头的冷雪。

那雪奴明显已经沉浸在淫欲当中,无力反抗了。

……听说她武功还很不错,怎么连这么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丫头都对付不了?

……一定是顾朋不知用了什么方法把她调教成这样。这老道 实邪门,对付女 人可真有 一手。

……以后可要告诉嫣儿离他远点。

嫣儿是慕容别情的掌上明珠,十七岁的千金小姐。她当然不知道她无比尊重的 父亲居然有这样的嗜好。

冷雪逐渐增大的呻吟使他收回思绪,重新欣赏起眼前的淫戏。

高个的雪奴居然在娇小的丽儿玩弄下,只知道呻吟……应该拿剑的手无力地垂 在体侧,随着身体的反应做着毫无意义的摆动。

丽儿忽然加重了手和舌的动作。

“别……丽……啊!!……”

冷雪的话语已经连不成句,像被按了开关一样近乎疯狂地蠕动着身体,赤裸的 脊背上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慕容别情闻到她蒸腾的体香。

丽儿扶住她的腰,轻轻向下一压。

冷雪立刻双腿一软坐了下去。

可是丽儿不等她坐到地上,又用手向前推动她的屁股。

冷雪就跪在了猩红的地毯上。

丽儿也跪在她旁边,手指从屁股后面再次插进小穴,用力搅动起来,她很有技 巧地刺激阴道内部的敏感部位。

没有一会儿,冷雪就开始尖叫着颤动雪白的身体,身体无力地蠕动着向后仰去。

丽儿按住她的细长的脖子,用力向下压。

冷雪上身像摔倒一般前倾,急忙用手撑在地上,摆成四肢着地的姿势。她本能 地用力挺直脖子。

可是丽儿仍旧用力压她,搅动小穴的手也适时地加重力量,终于使冷雪双臂一 软,上体失去支撑,脸碰到了地毯上。

“啊……不要……”下巴碰到地毯,有轻微刺痛的感觉。

冷雪觉得浑身软绵绵地毫无力量,只能可怜地哀求,却打动不了丽儿。

丽儿把冷雪摆成狗一样的姿势,雪白的屁股高高地翘在慕容别情的眼前,屁股 下面的裂缝湿漉漉地半张着,闪动着淫猥的光泽……

慕容别情伸手扯开了冷雪肚兜的纽袢,肚兜滑落下去。

冷雪的身上只剩下被掀到腰间的白色纱裙,高高翘起的腴肉感的屁股不断蠕 动着。大腿中间,丽儿雪白的小手淫靡而灵活地蠕动着。

“行了,你也脱光衣服……”慕容别情对丽儿说道。

然后慕容别情非常轻柔地抱起冷雪,可是她却吓得叫了起来。

因为他很轻柔地搂住了她的腰,很轻柔地向上一拎,还很轻柔地把趴在地上的 冷雪倒提了起来。

等冷雪明白过来的时候,已经被脸冲外倒提起来。腰被紧紧搂住,屁股贴在他 胸部的官服上,秘处完全暴露在他的眼前。

大头冲下……长发像黑色瀑布般倒垂到地上。

“不要哇……”冷雪拚命扭动身体,纤细的上身躬了起来,两腿也拚命踢打。

她已经用上了全部的力气,可是只不过是四肢无力地摆动几下而已。

这对于慕容别情丝毫不起作用,他只是用一只手牢牢搂住她的细腰,把满的 屁股慢慢抬高到眼前。

冷雪的四肢无意义地摇动。

慕容别情仿佛痴迷似的死盯着眼前少女最神秘的秘穴。

他闻到冷雪略带酸味的体臭。

细长的裂缝上,潮湿的花瓣有些凌乱的皱褶,溢出的粘液闪动淫靡的光泽,证 实着主人刚刚受到的凌辱和凌辱下的兴奋。

他用两只手指压在花瓣上,然后左右分开花瓣,花瓣下面鲜红的粘膜显现出来 ,粘膜的顶端有一颗小小的鲜红的肉核,正羞涩地颤动着。

粉红色湿润的肉洞随着冷雪的挣扎,缓慢而有节奏地开合着,像正在呼吸一般。

那里通往少女身体的最深处。

深不见底。

他把头埋到冷雪的大腿中间,舌头压在阴核上。

舌尖很有技巧地轻轻扫过鲜嫩的花蕾。

“啊……啊……”冷雪在怪异的姿势下受到邪恶的刺激,忍不住叫了起来。仅 存的羞耻感使她用尽最后的力量扭动屁股,踢打双腿,想要摆脱。

实际上她扭动的只有倒垂的上身而已,腰已经被牢牢搂住,屁股贴在慕容别情 的下巴上,根本动弹不得。

两条白腿倒是还能弹动,可是就在摆动的双腿中间,慕容别情像狗一样伸出舌 头,来来回回反覆地舔着柔软的肉缝。

慕容别情啪叽啪叽地舔出了声,他的口水和肉缝里渗出的液体混合在一起。

冷雪觉得自己的下体从来没这么湿过,又是恶心又是兴奋。

等慕容别情含住花蕾吮吸起来,可怜的冷雪再也经不住快感的冲击,再一次软 软地放松了身体,浪声呻吟起来。

大腿像断线的玩偶一般垂成“V”字,阴户凸显出来,仿佛更方便了男人的玩 弄。

小腿斜在半空中,随着慕容别情施加的刺激本能地摇晃着。

倒垂的清秀面孔上面,美丽的眼睛迷离半张着,因为过度的刺激有时会翻出白 眼。只有鲜红的小嘴仿佛不知疲倦地呻吟着,呜咽着。

慕容别情已经变成了一头穿着衣服的野兽,倒提着失去反抗力量的赤裸的冷雪 ,肆意玩弄。

他一边拚命舔着,一边倒提着冷雪坐回到椅子上。

肉缝早已在他不断地舔弄下,无力地张开。

伸长舌头伸进肉穴。

冷雪只觉一个温暖湿润而柔软的物体在身体里灵活地窜动。忽然 到某个敏感 的位置。

“啊……”她忽然失去控制,尖叫着疯狂地扭动起屁股,满的大腿像痉挛似 地拚命夹住他的头部。

玫瑰刀第二部魔头 神捕的较量(十)

慕容别情用力固定住冷雪疯狂扭动的屁股,把手指插进小穴搅动。

丽儿也脱光了衣服,走过来跪在慕容别情脚边,搂住冷雪的肩头使她不能动弹 ,然后含住了鲜红的乳头,毫不留情地用力舔了起来。

“啊啊……”

冷雪觉得好像掉进一个无底洞,昏乱的头脑中产生掉下深渊的恐惧感。她一边 呻吟一边不能忍受地拚命想扭动身躯,可肩头和屁股都被牢牢搂住,只有胡乱弹动 着架在慕容别情双肩上的白腿。

没有多久,冷雪尖叫着颤动雪白的肉体,大腿内侧的肌肉拚命收缩,终于从小 穴深处涌出一股温热的液体,将慕容别情的手指浸泡起来。

冷雪像死了一样瘫软着白白的肉体不再动弹。

慕容别情把她抱到床上,自己也脱去衣服,分她的双腿,将肉棒插入松软潮湿 的小穴奸淫起来。

他慢慢地抽插着。

丽儿也爬上床,白嫩的手指轻轻爱抚着冷雪的身体。

“不要……”

冷雪嘴动了动,喃喃地说。她觉得自己累极了。

可是没过多久,熟悉的感觉从下体又涌了上来,像澎湃的潮水卷走她的意识, 她不由得又张开嘴呻吟起来……

“就这样一直下去吧……”

雪白的肉体在慕容别情身体下面不安地扭动。

房间里回荡着冷雪无可奈何的呻吟和慕容别情越来越粗重的呼吸。就算是偶尔 来的敲门声也被置之不理,没人敢闯进这间密室。

可这一次却不能不理,因为有人在砸门,拚命地砸……

“……!!”

“谁这么大胆?!!”慕容别情正伏在冷雪柔软的身体上拚命抽插着,欣赏着 她呻吟扭动的模样,突然被人打断“雅兴”,不由大为不悦。

“老爷,不好了,小姐她……”

话音未落,门就被一个滚进来的肉球撞开。

定睛一瞧,原来是两个赤条条一丝不挂的人……一个肥肥的男人正死死抱着一 个苗条的少女,身体停止滚动之后,立刻坐在地上不停地抽插起来。

这男人竟是邪道。只见他双眼血红,嘴里发出野兽般的吼声,抱着少女拚命抽 插。对于别的事情好像根本就没看见。

那正被奸淫的少女相貌清丽,双目紧闭,苗条的身体随着邪道的奸淫无力地摆 动,显然已经昏厥过去。

“嫣儿……!”慕容别情看清少女的面容,惨呼一声,赤条条地从床上跳下来。

一股寒气向他的身体直逼过来。

他知道那是别人刺向他的剑,还有誓不罢休的杀气。

剑势如风。盛怒中的慕容别情根本没有看清剑来的方向。

和持剑的人。

他来不及招架。

他急退。

一下子倒跳回床上。

他的身体重重落在冷雪和丽儿的身上,二女被砸得惨叫起来。

剑光闪闪,如影随形,追杀过来。

慕容别情终于看到一个黑衣蒙面的剑客。

他无法抵抗,情急之中抓起冷雪的身体向剑光迎去。

黑衣人怕伤到冷雪,急忙硬生生将剑招停住。

慕容别情开始反击。

他举起冷雪向那人砸去。

那人突然见到一个赤裸的身体向自己飞来,又不忍滥伤无辜,只好用手接住。

冷雪早已昏厥过去。

慕容别情抢得先手,立刻双掌齐出,连下杀手。

他的四十二路金刚伏魔掌十分纯熟,内力也十分充盈。

并且不顾及冷雪的死活。

(“这女人是不错,不过天下不错的女人多的是。”)

黑衣人来不及放下冷雪,只好勉强招架,却再也占不了便宜,最后只好挟着冷 雪,退出房门,遁走。

慕容别情没有追。

不是不想追,实在是没法追。

因为他一直没穿衣服。

世界上没有几个人有光着身子打架的经历,更别说光着身子追杀了。慕容别情 不想在几百年后,还有人提起“世界上有记载的第一个光着身子打架的人是某朝知 府慕容别情”。

他也不想把这件事闹大,他还不想丢官。

正因为如此,他不能像邪道一样无所顾忌地淫乐。

他要做更大的官,那时会有更多更好的女子供他享乐。当然,除此之外,还有 许多别的,比如金钱和众人的仰慕。

官做得越大,一切就越安全。

长期以来,他一直打着如此的如意算盘。

而眼下,他首先做的事就是点了邪道的昏睡穴,让他从嫣儿身上离开。

然后把嫣儿抱到床上,让已经吓傻的丽儿照顾嫣儿。

然后才弄清原来邪道是中了一种极其强烈的春药,不 女子交媾,恐怕性命难 保。

“报应啊……”他心里叹息了一声,然后解开邪道的穴道,把赤条条的丽儿丢 给他。

邪道立刻拚命地奸淫起丽儿。

慕容别情想不起来刺杀他的是谁,因为他的仇家太多了。

……

冷雪却因此脱离了那个淫窟。

救了她的黑衣人原来是个少女,年纪也不比冷雪大。她只说她是“天女宫”的 。她爹爹原来是慕容别情的下属,因为慕容别情垂涎她母亲的美色,就设计害死她 的父亲,然后强暴了她的母亲,玩弄了几次以后,就把她交给了邪道,然后就不知 去向了。

她被家里的忠仆救了出来,加入了专门 男人为敌的“天女宫”,学成武艺后 ,回来找慕容别情复仇。可是功亏一篑,只好下次再说了。

冷雪没好意思说自己也是武林中人,只是说自己是个苦命女子,被人骗卖到这 里,被迫从事皮肉生涯。

那女孩同情之心大起,连忙说要护送冷雪回家。冷雪只好答应。

可是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冷雪偷偷起来,拿了少女的五十两银子,留下一封借 钱的信,走了。

她终于回到师傅的身边,在偷偷出走一个月以后。

空性师太看到自己的爱徒回来,自然高兴非常,也顾不上责骂。

她虽然看出冷雪身上突然充满了成熟女人的味道,处女必定已为人所占,却也 没有追问。江湖儿女,率性而为,空性师太倒没有那么多成见。

她只是没有想到,冷雪曾经经历过那样黑暗的日子。

只是为冷雪回来后的拚命苦练而欣慰。

冷雪却只想着复仇。

她终于有所成就,不但练成了空性师太的绝学“绝情剑”,更把武功发扬光大 ,练成了“销魂剑”。

一个月的妓女生涯,使她明白了“销魂”是比“绝情”更加锋利的武器。

然后空性师太就把她介绍给了丞相吴凉。

她居然在丞相面前屡立奇功,很快成为丞相的三大王牌之一,并有了“天下第 一女捕头”的美誉,还有了一个美丽的绰号“玉女追魂”。

她想去杀邪道,却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

在办案的过程中,她救了几个有灵性的风尘女子。她教她们武功,成立了她自 己的“星星”小组,她带着她们屡立奇功。

可是每天早上醒来时手淫的习惯却再也改不掉了。开始,每天晚上临睡时,她 都拚命提醒自己明早一定不能再那样了。可是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都发现自己的 手已经在阴户和乳房上不停的揉弄,根本无法停止。后来,她渐渐放弃了努力,也 逐渐习惯于每天早上体会一下销魂的滋味。

片刻销魂,又有何妨!

………………………………………………………………………………………………

此时,在百风城中的房间里,她再次闻到失身之前闻到的那种异香,从前的生 活立刻在头脑中电光火石般掠过。

然后闪过的念头就是∶终于找到他了!复仇的机会来了!

“邪道,出来!”她怒叱一声,拔剑在手!

空中却突然掉下一张大网,要把冷雪罩在当中!

冷雪想退,可是房门已被关上,眼看大网就要将她罩住。

她冲天而起,长剑急挥,将大网一劈两半。人在空中,一个曼妙的转身,就刺 开了门楣,破门而出,退出了险地。

“哈哈哈哈,雪奴,几年不见,武功果然大长啊。这些年下面没人插,想我了 吧……来来,再来伺候一回道爷,保证你爽的昏死过去。”满嘴淫辞秽语从屋里走 出来的,一脸淫相的胖道人,正是顾朋。

想抓的魔头没有现身,却来了一个更可恶的魔头!

他的身后还跟了四个年轻一些的道人,每个人的眼里同样闪烁着淫邪的光芒。 看到冷雪,他们的眼珠几乎要掉了出来。

邪道已经跟他们说过这个名满天下的女捕头曾经是他的“雪奴”。

今天要让她恢复原来的身份。

而且,他们都有份!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邪道的手下自然也是一群好色如命的亡命之徒。

冷雪清叱一声,发出呼唤星星小组的信号!

她虽然愤怒,却并不想冒以寡敌众的风险。经过这么多年的磨炼,她已经是一 个老到的捕头。

星星小组仿佛从地里冒出来似的,霎时就聚拢在冷雪身后。

四个少女跟着主人,准备经历又一场搏杀。

她们还从来没失败过,这一次她们的好运还会继续吗?

玫瑰刀第二部魔头 神捕的较量(十一)

邪道的手下冲了过来.

他们听邪道说过,这雪奴武功并不十分可怕,所以尽管冷雪名声很大,他们却 并不怕她。

心中没有惧意,色胆自然包天。

色胆包天的结果是冷雪还没出手他们就遇上了麻烦。

出手的当然是星星小组。

她们一出手便是一个阵势。

冷雪为了弥补她们武功的不足,教她们演练了十八套阵势,并为每一个阵势起 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利用这十八套阵势,可以让她们的武功威力增强一倍甚至几倍。

现在她们的阵势就叫“六宫粉黛”。

身着黑色劲装的少女们扭动美丽的身体,仿佛弱不禁风似地舞动长剑,每个人 的脸上似乎还挂着淡淡的微笑。

仿佛是身居后宫的红粉佳丽,遥望路过的君王,渴望一场天降甘露的宠幸。

只有她们的眼里闪动着冷酷的杀意。

邪道的手下过于轻敌,所以就吃了亏,吃了大亏。

大亏的意思就是两死两伤。

邪道顿时心生惧意,他知道自己那几个弟子的份量。

没想到冷雪的手下就已经这么厉害。

纵横江湖几十年,没有把握他是不会出手的。所以他很少失败。

可这一次他失去了必胜的把握。

不容他细想,星星小组已经找上了他。

她们已经换了一个阵势,这个阵势名叫“星星点灯”。

她们当然不是真的要点灯,而是要取对手的首级。

四柄长剑从四个不同的方向,带着寒冷的杀气,刺、劈、削、砍向邪道肥头大 耳的脑袋。

她们配合得天衣无缝。

邪道出掌,灵鹫掌法,空气中顿时出现隐隐的风雷之声。

雄浑的阴刚掌力向少女们的剑上击去。

少女们的剑顿时失去了方向,阵势被掌力所破。

可是还是有一柄剑刺中了他的肩头。鲜血流淌。

邪道怪叫一声,然后急遁。

他要逃命了。

冷雪带领手下追了过去。

邪道逃向百风城后山的树林。他的轻功很不错。

邪道逃向密林深处。

冷雪自然跟得上他,而且距离越来越近。

可是星星小组却落在后面,转过几棵大树之后,就不见了她们的踪影。

这种情形冷雪已经遇上很多次,她的手下会在合适的地方等她。

越追越近,冷雪晃动的剑尖几乎已经可以刺到邪道的后心。

邪道突然反击了,两人战在一处。

灵鹫掌法迎战销魂剑。

邪道一边打,一边不停地唠叨∶

“这些年你可出了名了,想道爷我了吧,待会我一定会让你爽的……”

“平常有没有摸自己的小穴呀……看你的样子,一定是有了,没有一个女人能 够戒掉的……”

“道爷也很想插你呀,你现在喜欢从上面插还是从下面插呢?……哎哟,这下 可差一点点……”一不留神,头低得慢了些,发缵被宝剑削去,顿时劈头散发。

冷雪紧咬红唇,忍受着他的污言秽语,只是一招接一招地出剑,招招致命。

没过多久,邪道已经迭遇险招,受了四五处轻伤,他忙于招架,再也说不出话 来。

他终于相信自己是打不过她了,他还有最后的一招,可是一直没机会用,…… 难不成今天就死在这里不成?

他突然跳出圈外,跪了下来,一边向冷雪磕头,一边说∶

“你饶了我吧,我知错了……我意伏法,只求你留我一条活命……你看我已 经年纪一大把,可我还不想死呀……看在我们曾经合体的份上,你饶我一条命吧… …”

他居然一边磕头一边嚎啕大哭。

冷雪背靠着一棵大树,厌恶地看着他,剑招停了下来。

捕快的职业习惯告诉她不能杀一个已经伏法的人。

可是要防备他的反击。

“好吧,你自断经脉,我可以饶你一死……”

冷雪冷冷地说。

“谢谢,谢谢……我这就……自断经脉!”

话音未落,一件暗器向冷雪的喉部疾射而来。

果然有暗算,冷雪轻蔑地一笑,头一偏,就躲过了暗器。

“噗!”暗器打在身后的树干上,发出奇怪的声音。

然后冷雪就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

“不好……是迷香……”

她急忙闭气,然后展开剑招向邪道攻击。

“哈哈,中计了吧,那是道爷的暗器,里面放了迷香,不过你不会失去知觉的 ……一会你就能尝到欲仙欲死的滋味了……”邪道再也不还手,只是绕着树躲避着。

没过多久,冷雪就觉得双腿发软,两眼发花,有些支持不住了。迷香虽然只吸 入了一点点,可是由于剧烈的进攻,很快在体内扩散开来。

邪道这才开始反攻。冷雪吃力地招架着。

“哧啦……”大红劲装的后心被撕开了,雪白腴的后背暴露出来。

“啊……”冷雪背后一凉,惊呼一声,拚命反击。

邪道像猫戏老鼠一般地进攻。

冷雪一不留神,屁股被他用力摸了一把。

“哈哈,屁股好像比以前大了……”邪道淫笑着。

冷雪觉得自己的力量正在急遽消失,在加上受到污辱,不由急怒攻心,脚步踉 跄,剑招更加散乱。

几招之后,邪道又看准时机,一把扯开了她大红劲装的前襟。满的乳房颤动 着暴露出来。

“啊……”冷雪本能地收手想拉回破碎的衣襟遮掩自己的胸膛。

可是腰间忽然一松,腰带也被扯断了。

大红的长裤向下一卸,露出了两条美腿和月白色的亵裤。

“完了……”冷雪绝望地将长剑横向自己的脖颈。她知道落到邪道手里会是甚 么下场。

可是邪道夺下了她的宝剑,这并不费劲,因为冷雪的动作已经相当缓慢了。

“蓬!”销魂剑被邪道掷向一棵大树,剑身刺入树干,露在树干外的一半剑体 不甘心地颤动着。

邪道在摇摇晃晃站立不稳的冷雪周围不停地游走,嗤嗤连响声和冷雪的惊呼声 中,冷雪的大红劲装和贴身的亵衣被一片片地撕碎,她拚命的抵抗根本就无济于事。

邪道剥下了冷雪身上最后一丝布片,然后退后几步淫邪地审视着她。

冷雪摇摇晃晃地站着,在昏暗的树林里,雪白的肉体分外耀眼,满的乳房微 微颤动,

乌黑的长发和腹下卷曲的黑毛在微风中微微飘动。赤裸的身体因为寒冷和羞辱 而轻轻地战栗着。

“嗯,雪奴,保养的还不错吗,就是比以前稍微胖了点……来来,快让道爷抱 抱……”

邪道伸出两只胖手,像召唤小孩子一样召唤她。

冷雪四肢无力,但神志未失,知道逃是绝对逃不掉的,事到如今,只好一搏了。

她居然媚笑着向邪道的肮脏的怀里扑去。

就像见到久别的情人般

在身体将要接 到邪道身体的刹那,忽然弓起赤裸的右腿,浑圆的膝盖向邪道 的下腹狠狠顶去。

眼看就要成功了……

可是她的膝盖怎么用力也不能再前进一点,……被邪道的一只胖手牢牢地抓住 了,不但不能前进,想放下来都不可能,阴户也张了开来。

邪道一手提着冷雪的一条腿,另一只手伸进冷雪的股间。

阴户立刻被胖胖的手整个盖住,手指在柔软的裂缝上面滑动起来。

冷雪立刻呼吸急促,赤裸的身体也颤抖起来。

邪道给她的刺激比每天自己手淫的感觉不知要强烈多少倍……

她想要挣脱,可是身体毫无力气。

“啊……谁来救救我呀……”冷雪的脑中又涌现出这样本能的想法。

邪道放下她的右腿。

两条白软的大腿立刻将股间的手软软地夹住。

“嘿嘿,雪奴,乖乖地听话吧。你的身体已经被我彻底改变了……这些年没接 过别的男人吧……你瞧瞧你瞧瞧已经湿成什么样了……”邪道一边淫靡地活动着手 指,一边在冷雪的耳边说着下流的语言。

“啊……不要”冷雪无力地哀求,眼里流出了悔恨的泪水。恍乎中似乎又回到 了六年之前淫邪的日子。

邪道加重了玩弄的力量。

“哦……”冷雪终于哀哀地呻吟起来,雪白的身体开始蠕动。夹紧手指的大腿 慢慢地分开,敞开了阴户,更方面了手指的活动。六年间她为了报仇苦练武功,根 本就没接 过男人,所以性欲很容易地就被挑动起来。

冷雪的大腿慢慢开始有节奏地夹弄邪道的手。

“你是谁?”邪道忽然这样问道。

“什么?……”冷雪迷迷糊糊似乎没听清他的话。

“你是谁?叫什么名字?”

冷雪没明白他说的意思。

“我是冷……”

“什么!再说一遍!”邪道将手指插进潮湿的小穴用力转动起来。

冷雪明白了他的意思。可是死也说不出口。

“喝,还挺强硬,我看你能硬到什么时候……”手指在小穴中疯狂地活动。

“啊……”一股快感直冲脑后,站在地上的脚几乎站立不稳,冷雪迷失地乱叫 起来。

“你是谁?”

“啊……啊……我……”

“我……啊……”就是说不出口。

邪道忽然抽出了手指,把湿漉漉的手指伸到她的眼前。

冷雪下体一阵空虚,她难耐地扭动腴的屁股。……这一招他以前好像用过… …这次不能屈服了……

“你说不说?”

“我……”

邪道看她不说,也不强逼,等她性欲消退一些后重新把手指插入小穴。

冷雪拚命扭动屁股,呻吟着追求淫荡的快感。

眼看就快登上极顶时,邪道又抽出了手指。过了一会儿又再次插入。

邪道第三次拔出手指后,冷雪终于呜咽着哀求起来。

“求求你,别,别再这样了……”

“你是谁?”

“我,我是……雪奴”冷雪被自己的屈服羞的红了脸。

“你不是天下第一女捕快吗?”

“我,我是天下第一女捕快……我也是雪奴……啊……求求你快……”冷雪有 气无力地哀求,她知道这样的淫欲自己是无法抗拒的。

“要插吗?插哪里?”

“插、插下面……”骄傲的女捕头现在什么话都说得出来。

邪道放开她的膝盖,然后恩赐似地说∶“趴下!”

冷雪乖乖地趴到地上,将雪白的屁股冲着邪道。满的肉丘中间,淫秽的肉缝 上沾满了淫液,闪着淫靡的光。

邪道从裤子里拉出肉棒,抵在她的阴户上。

“哈哈,老子现在要干的是天下第一女捕头……”邪道扳住雪白的屁股,腰上 用力,准备插入了。

他的话似乎唤醒了冷雪的意识,没想到还是要失身给邪道……她忽然挣扎着想 要摆脱。

可是在这样的姿势下她只不过是扭动屁股而已,根本无法摆脱,也没有谁能救 她。

除了这一朵 洒 洒 然 飘 来 的 玫瑰!

玫瑰刀第二部魔头 神捕的较量(十二)

玫瑰是真的玫瑰,娇艳欲滴地过幽暗的树林,仿佛诉说着一段美得令人移神 的情事,一场春梦。

可现在却化做一道追魂夺魄的红影,冲着丑陋的邪道而来,直奔胸口要穴。

居然还带着破空之声,好像锐利的刀锋过肃杀的空气。

邪道事隔六年,好不容易再次制服了冷雪,正抱着她雪白腴的屁股准备插入 ,品尝强奸天下第一女捕快的得意滋味。

忽闻暗器破空之声,一抬眼,暗器已快到眼前,大惊之下,只好双脚用力,向 旁边腾空跳开闪避。

好不容易站稳后,肉棒兀自从裤裆里伸出,却已经从坚硬变得软垂。

那玫瑰到了冷雪身体上空却突然变幻了方向,垂直而下,“啪”地落到满的 屁股上。

鲜红的玫瑰顺着屁股的雪白曲线慢慢滑落到草地上。

冷雪睁开美丽的眼睛,眼神迷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性交中的惊吓对男人来说可是非同小可,邪道也不例外。

从这一天起,他落下一个毛病∶玩女人时不能看到红色的花,看到了就会硬不 起来。

每次这样时,他都恨不能把这个外号“玫瑰刀”的小子给剁成一百零八块。

春梦乍醒,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生可啃熟不可啃。

他气得大喊起来∶

“哪个不知死的小子敢搅了道爷的好事?有种的赶快出来,道爷赏你个全尸… …”

“嘻嘻,臭道士,还不快把你那玩艺收起来,小心着凉……”

随着一声清脆的娇叱,一个身穿嫩黄稠衫,身材高挑的女孩从一棵树后跃到冷 雪身边,用一件黑色的斗篷盖在她的身上,然后把她扶了起来。

冷雪双腿发软,少女几乎是半抱着把她扶了起来。

“啊哟,冷捕头,这么一下就软成这样?唉唉这怎么去抓玫瑰刀呀……”

少女揶揄地取笑着冷雪,却掠过一丝嫉妒的眼波。

冷雪摇摇晃晃地站直身体,立刻瑟缩着拉紧了斗篷,包裹起赤裸的身体。

她低着头流出了羞悔的泪水,长发披散着遮住了半边雪白的脸颊,邪道一看又 来了一个美女,年轻漂亮,明眸皓齿,巧笑嫣然,跟成熟美艳的冷雪站在一处,真 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立刻色心大起,惧意全无,肥胖的脸上堆起了笑容,双手 忙不迭地在腰间忙活一阵,把肉棒塞回裤子里面。

“嘿嘿,小妞,你也想爽了吗?来来,道爷让你跟她一起爽……”说着便向少 女扑了过来。

“妈呀……”少女惊呼一声逃开,声音中却没有惧意,倒像是一种撒娇似地挑 逗。

手上却多了一把明晃晃的长剑。

“谁跟你爽呀,也不瞧瞧自己的模样,还想和冷捕头……今天本姑娘要替天行 道,教训教训你!”少女娇滴滴地说着。

这话让邪道忽然想起六年之前,冷雪在被他强奸之前所说的话。只不过冷雪的 语气是冷冰冰杀气腾腾的,而这少女的语气却充满娇嗔 诱惑的味道。

这想法让他的性欲顿时高涨,裤子里的东西重新鼓涨起来。

“嘿嘿,我就是喜欢你这样的,她六年前也和你一样,最后还不是乖乖的露出 小穴让道爷狠操……”邪道已经开始出掌了。

少女舞动长剑 他战在一处。

高下立现。

连邪道都有点纳闷,这少女武功如此稀松平常,较之六年之前的冷雪也颇有不 如,居然就敢出手救人?

观战的冷雪心沉了下去,看来今天不但自己无法幸免,连这少女恐怕也要失身 了。

果然邪道出手开始轻薄。一把将少女的稠衫从胸口撕开。

“啊……”少女惊呼一声,连忙运剑反攻。

邪道出手连连,转眼之间,少女的上身已被剥光,颤动着刚刚发育饱满的乳房 ,羞红着脸兀自挥舞着长剑。

“你还不快出来,人家快被他剥光了啦!”少女一边舞剑,一边不知冲着什么 地方撒娇地说。

邪道一凛,原来她还有高手支援……,交手之时不由多了几分小心。

……可是她的帮手并未出现。

“讨厌……”少女咬着红红的嘴唇,曼妙地舞动着长剑。仿佛不是在对敌,而 是在跳一种蛊惑人心的艳舞。

邪道看到她并无后援,胆子又大了起来,故技重施,很快剥光了她的下裳。

浑身一丝不挂的少女惊呼了几声,羞红着脸居然还在舞剑进攻,好像也没有跟 邪道拚命的意思。

这下连一旁观战的冷雪也有些诧异起来……这少女,居然能赤裸着舞剑,这是 怎么回事?

邪道终于夺下了少女的长剑,从背后抱住她赤裸的身躯,使她身体正面对着冷 雪站立的方向。少女的身体温润柔软,比他还高半头。

少女这才有些急了∶“不要,放手了啦!……你还不快出来!……啊哟!”

邪道的一只手已经从前面伸进她的两腿之间,开始抚摸秘处,另一只手开始揉 搓乳房。

“啊……啊……”少女呻吟起来,雪白修长的身体开始蠕动。

“你……你再不出来,人……啊……人家就真的要被他……啊啊……”少女语 不成声,在邪道的挑逗下扭动着修长盈的身躯。

冷雪瞪大美丽的眼睛,看着眼前淫艳的画面,觉得心中渐渐烦躁起来。

刚才被强行挑动的欲火似乎重新燃烧起来。

“啊……”冷雪忽觉自己的左边乳房被人抚摸了一下似的,传来一阵快意,低 头一看,原来是一片花瓣落在斗篷的胸部。

“怎么,原来是一片花瓣……”冷雪苦笑着摇头,可是马上就发现情况不对了 ……

眼前忽然出现了很多鲜红的花瓣,携带着一股柔柔的力量,向她身上击打过来。

冷雪所中迷香的药力尚未散去,双手又紧抓着斗篷,只能勉强护住胸部。

只有扭动着身体躲避。可哪里躲得开?

那些花瓣像长了眼睛,隔着斗篷不断击打着她身上的敏感部位∶屁股,下腹, 大腿根部,后背的敏感穴位……

花瓣显然是被强烈的气流所推动,下流而准 地攻击着女人羞耻的部位,打在 身上感觉好像是柔软的拳头,又像是刻意挑逗的按摩。

裹着黑色斗篷的冷雪周围飘满了粉红色的花瓣。

甚至还有几片轻轻过她小小的、粉白得几乎透明的耳垂儿。

冷雪闭了闭眼睛,自己都感觉到身体在轻轻的颤抖。

这些轻飘飘的花瓣居然使她感到温暖而舒适,居然像邪道的手一样使她的身体 渐渐有了反应。

冷雪觉得很难堪。

她觉得嘴唇发干,下体却有些潮湿了。

“这是谁呀……真讨厌……哦……”冷雪一边尽力躲避,一边羞红着脸想。一 片花瓣又准 地击中了她臀部的沟壑。

对面被邪道玩弄的少女又喘息着叫起来∶“啊……不要啦……真讨厌……好了 好了,我承认跟她一样是个淫娃啦……人家认输了啦!……哦……我意让她做姐 姐啦……臭道士快拿开手……啊啊!……不要再逗她了,快来救我呀……啊呀呀, 他要插进来啦……不要呀……”

少女最后的叫声已经变成了惊惶失措的惨叫,因为她感觉到邪道已经从后面把 肉棒抵在了屁股的沟壑里,准备插入了。

少女拚命扭动身躯,可是已经被充分玩弄的身体已经没有多少力量,又哪里敌 得过邪道的力量?

可是她的喊叫却起了作用,向冷雪飞过去的花瓣全部改变了方向,向邪道飞去。

漫天花雨。

其中二枚,在众多的花瓣中脱颖而出,带着嗖嗖的风声,直逼邪道的双目。

邪道抱着少女在地上打了个滚,避开攻击。

“真他妈倒霉……”又一次在即将插入的时候被人搅了好事,邪道心里恶狠狠 地诅咒着。

然后他就看见一团雪白的刀光向他席卷而来。

刀法奇快、奇绝、奇特。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淫靡 悱恻,仿佛即将久别的情侣 ,最后一晚的抵死缠绵。

邪道奇怪地想到死亡,甚至有一种幻觉……这样死了也不错。

他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只有连连退后闪避,开始还心有不甘地抱着少女,后 来为了逃命,只好松开少女,尽力闪避。

刀光一直将他迫到了十几丈开外。

刀势顿收。

邪道看到一个身穿白袍的青年,手上握着柄短短的弯刀。刀锋雪亮。

青年的脸上露出鄙夷的神色∶“就这两下子也配称色魔……我不杀你,滚吧。”

邪道立刻就滚了。

因为他的衣服早已经被弯刀得七零八落,露出了肥胖的身体。只不过他的身 体比冷雪和少女的身体要难看几百倍。

如果要杀他的话,他早已经死了七八十次。

逃得很远以后,他才死撑场面地说出一句狠话∶“玫瑰刀,果然厉害……小子 ,你等着……敢抢我的妞儿……”

“玫瑰刀!!……”刚才被花瓣搞得头昏脑胀的冷雪听了以后浑身一震,几乎 昏倒。

完了!

才出狼穴,又入虎口。

现在迷香的药力还没有过去,无力反抗,看来又要被人轻薄了。

冷雪绝望地想着,却又有一点好奇,想打量一下这位淫魔中的“后起之秀”, 不过少女已经走过来开始不停地对她说话。

“冷姐姐,刚才我跟龙哥打赌输了啦,只好认你做姐姐喽。不过,我也不吃亏 ,你本来就比我大嘛。嘻嘻,本来是要让你叫我姐姐的,你会不会叫呀?以后我们 一起服侍龙哥吧,他可喜欢你啦!……嘻嘻,换衣服喽!”

少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换上了一身鲜红的衣裙,手里拿着一套墨绿的长裙给冷 雪。

“不要……”冷雪很想赶紧换上一套衣服,可是……那年轻人就在不远洒洒然 地站着,饶有兴致地看着她们两人……

“好啦,不要害羞啦,刚才他已经看过啦,再说……反正以后都是要给他看的 啦,还要……嘻嘻,你肯定喜欢的,龙哥很会爱女人……刚才的花瓣你一定很喜欢 ……”少女一边说,一边不由分说扯掉冷雪披着的斗篷,雪白的肉体再次暴露出来。

“啊……”冷雪羞红了脸,顾不上遮掩身体,赶紧十分灵活地穿上了衣裙。虽 然没有内衣,但却可以出去见人了。

“哇,姐姐你真的好漂亮!……改天我要摸一摸你哟……龙哥可是教过我的… …嘿嘿还没有机会实践一下……”少女惊诧于冷雪身着女装后居然有一种典雅华丽 的美感,于是又叽叽喳喳说了一大堆,还在冷雪满的臀部揉了一下。

“月儿别闹了,走吧。”刚才冷冰冰的青年脸上已经带着温暖的却又一点坏坏 的笑意,在冷雪看来,笑得有些邪门,甚至有些让人害怕。

他语气温柔却不容质疑。

“月儿……?她是……郎月??怎么会这样?不是说她是被掳走的吗?”冷雪 奇怪地想着,淫欲真的可以改变人呀。

“你是玫瑰刀?”冷雪终于恢复了思考的能力。她没有抬腿就走,开始冷静地 发问。

“是呀,他就是大名鼎鼎的玫瑰刀,龙哥!上个月他一直跟我在一起!嘿嘿, 这中间他还爱了几个女人,可是龙哥最后都没要她们!有一个还是号称武林四大美 女之一呢……她们连他姓什么都不知道……冷姐姐,你知道吗,四大美女你排第二 呢。嘿嘿我生得晚,只排第五……”

月儿得意洋洋喋喋不休乱七八糟地说着,仿佛跟这“龙哥”在一起是很值得骄 傲的事。而且漫不经心地就给自己加了个“武林第五美女”的头衔。

冷雪看了她一眼,眼光中流露出一丝爱怜的神色。这小妮子 实挺可爱。

然后转头面对龙文。

“龙……公子……”冷雪差一点也叫他龙哥,又觉得未免太轻佻,而且……他 好像还没有自己大。

所以改口叫公子。

“龙公子,你武功如此了得,世上已罕有对手,为什么不干点正事,为百姓出 点力量呢?如此大好身手只求美色岂不可惜?”冷雪早已看出这青年的武功 实很 高,自己的捕头大哥“天”或许还可以和他一较短长。

而且,她直觉地感到这青年并不是一个坏到骨髓的人。他跟邪道根本就是两种 人。

“哈!天下之大,我龙文不过是沧海一粟,有什么可惜不可惜!世上有你们这 么多美人,我爱还爱不过来呢,哪还有功夫想功名之事!再说这也是造福人间呀, 女子们个个欲仙欲死,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有尝到过这样的滋味……啾!!”青年露 出三分孤傲三分开朗三分轻浮一分沧桑的笑容,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她身边。

冷雪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他搂住亲了一下。

“其它的好事嘛,顺手也会干一点。比如暗杀尚书王大人的凶手‘快刀’吴达 就是我杀的……嘿嘿他没有我快……人头已经放在吴丞相的书案上……他其实是太 师派去的……还要别的例子吗?”他搂着冷雪说。

冷雪被他亲得飞红了脸,想反抗却又没有力气,而且被他搂着,并不难受。

可他耳语般说的道理简直就是歪理。

“那你也要人家女子意才行啊。”

“你怎知她们不意呢?”

冷雪语塞。

“好了啦,你们别谈大道理啦。我可是又累又饿,刚才那臭道士真可恶,弄得 我现在好累!……龙哥咱们赶紧走,到县城找个地方休息吧。你不是说还有大事要 办吗。”

“走吗?”龙文在冷雪耳边说。

“……不……”冷雪觉得这简直不像自己的口气,倒仿佛像一个逆来顺受的小 媳妇在请求丈夫的怜悯……跟他说话好像只能用这种语气。

怎么能跟着这个淫魔走?而且……两腿也没有力气。

龙文放开了她,笑着冲月儿说∶“月儿,上弦……”这是他们的暗号,黑话。

月儿嘟起了嘴∶“又要人家卖力气……我只管两里路哟……”

却乖乖地走了过来,一把就把冷雪横抱了起来。

别看她娇娇怯怯的样子,原来力气并不小。

“干嘛?不要……”冷雪挣扎了几下,却浑身无力,只好让她抱着。手还搂住 了她的脖颈。

脸又红了。

“哇,冷姐姐你可真可爱……啾!……真轻!好像没有骨头……可以走三里路 了……”月儿亲了冷雪一下,跟着龙文向山下走去。

龙文没忘了带走冷雪的销魂剑。

他们从另一条路下山。山路崎岖。

眼看就要走出树林了,月儿忽然“啊哟”一声,软倒在地。

龙文回头一看,冷雪冷冷地站在地上。

“龙公子,谢谢你的救命之恩……我不会暗算你……不过,我终究是个捕快, 我要捉你归案!请你原谅……”

冷雪仿佛下了决心似地说。就算打不过他也要试一下。

龙文这才想起没有点她的穴道,而且迷香的药力已经过去了。

他苦笑着摇了摇头。

“你是个捕快,但终究是个女人,小女人……”他仿佛喃喃自语地说。

冷雪已经挥掌攻来。

由于没有剑,冷雪只好施展自己并不十分擅长的拳脚功夫,身穿的长裙也不利 于她的发挥。

龙文也没有拔刀。冷雪一喜,这样自己的胜算就大了一些……

可是她突然发现龙文其实只是在逗她出招。

因为她出招的时候,长裙下面赤裸的身体就不可避免地露出一部分。特别是踢 腿时,长裙就会卷起来,整个下体就毫无遮掩地暴露出来。

不管它……冷雪咬着红唇下定决心似地继续进攻,可是脚上武功的运用明显地 减少了。

如此一来武功又打了折扣,所以当龙文进攻时,她很快就抵挡不住了。

最后双臂终于被他捉住反扭在背后。

龙文用一只手捏住冷雪两只纤细的手腕。

冷雪挣脱不开。

(“啊,要是我有剑就好了……”)她一边挣扎一边这样想。

“雪儿,不乖是要受罚的……”龙文对她耳边情话般耳语,拉着她坐到路边的 一块岩石上。

然后冷雪只觉身体被粗暴地抬起,奇妙地掉换了角度,等明白过来,已经趴在 他的膝头,变成俯卧的姿势。

墨绿色的长裙被掀到腰部以上。

由于内衣早被邪道剥光撕碎,所以冷雪刚才没有内衣可穿,现在雪白的双腿和 屁股一下子全部暴露出来。腴的屁股在空气中微微地颤动,完全暴露在他面前。

“哈,看来你也一样……龙哥的女人都喜欢让他

返回继续阅读热门武侠情色

武侠情色
点击:5912-1917:40【剑啸九重天】(缺第7章)
点击:12501-0120:53[玄幻奇幻] 改写《鹿鼎记》第二十三回
点击:6212-1917:53上学途中
点击:6812-1917:49【改温瑞安《布衣神相叶梦色》】
点击:18211-1900:51笑傲神雕 2
点击:18910-1500:06美色古今劫
点击:6110-0614:04[玄幻奇幻] 换妻:未來篇
点击:8809-2108:55[玄幻奇幻] [小龙女与杨过][作者:不详][完]
点击:3205-0603:29武林外传
点击:13312-0401:22刺秦
点击:1707-0503:10三国荡妇貂蝉1
点击:3206-2603:49斗破苍穹
点击:14310-2601:06[玄幻奇幻] 阴阳修神路
点击:11310-1303:21[玄幻奇幻] 怪异性交对象教科书
点击:807-0703:04美艳师伯李莫愁1
点击:12412-0401:09【中篇】-【文姜】【作者:不详】
点击:5402-1413:13平行世界—母畜怪世紀
点击:12912-0311:32鬼妻-第壹部-鬼楼
点击:8812-1917:47【理力者】
点击:14412-1918:07杨家将外传25
点击:707-0503:08黑星女侠与红灯区
点击:10211-1102:09风情万种的贵妇
点击:8512-1917:39【堕落神雕】(序—2)
点击:7606-0702:40【笑傲江湖之岳夫人】(全)
点击:6512-1917:47 文姜[完]
点击:16212-0401:22庵堂淫雨
点击:11505-2116:36【红楼戏梦】
点击:14304-2711:40[武侠玄幻] DOTA痴女英雄传之翡翠梦境
点击:1507-0102:58淫浪小龙女之失身的真相
点击:16303-2102:43淫僧之进阶
玫瑰刀第三部完结,美女mv写真视频下载,美女mv迅雷下载,美女m电影,美女naizi,美女nancy ho赫南茜
美女mv写真视频下载-美女mv写真视频下载偷拍自拍视频,美女mv写真视频下载自拍国产自拍,夫妻自拍91视频网站,偷拍5某大学人气爆乳拉拉队长和帅哥啪啪 戴眼镜看起来很淫骚美女mv写真视频下载01顏值身材超正的亞裔主播與長屌男友口交上位啪啪。
TOP反馈